流金岁月
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流金岁月 >> 正文

 

一个电子工程师的这些年

 

校友简介:张少雄(Wilson Zhang)就读于我校2000电子师范班,毕业后曾先后但任Luminary Micro公司工程师 、大联大工程主管 ,现任XMOS公司中国区销售经理张少雄拥有近十年的工程背景,对MCU 市场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在电子与半导体芯片技术市场和销售等领域内拥有丰富的经验,在中国区的技术市场营销、应用拓展和大客户关系管理方面创造了显著的业绩。

 

“我生在一个小山村,那里有我的父老乡亲”,这是一首耳熟能详的歌词,但它是我的真实写照!我出生在梅州一个小山村,中学时代,那时心怀的梦想是,好好读书,考上大学,走出山村,去见识外面多彩的世界!“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说法在当时淳朴的村里人的思路中是被普遍接受。所以2000年高考报志愿时,我理所当然地选报理工科专业并被电子信息工程本科专业录取。到学校后,为了能节省一半学费和每个月能拿到59元的师范生活补助,几经辗转换到了师范班——00级电子师范班,开始了四年充实大学生活。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俗话虽然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那在当时师范的同学来说,这话是有道理的。班里的同学多数是来之农村的孩子,家庭经济情况和自己类似,都比较拮据。多数同学也和自己一样,为了节省学费而选择师范专业。班里的同学们似乎没那么调皮,学习更自觉更用功一些。因此,四年的大学生活,自己在一个相对积极向上的学习环境中度过,自己每年都获得了奖学金,在专业也培养出“感情”。

2003年,在杨振野博士的悉心指导下,我和同学组成的小组在一次电子设计大赛中获得了让多数同学和老师惊讶的成绩——广东省电子设计大赛一等奖,这是当时电子系在该项目比赛中获得的最好的成绩。虽然,自己当时不清楚那个奖项意味着什么,但因为它,对自己的专业能力充满了信心,也更加深信“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也因为它,对自己毕业找工作平添几份自信!

2004毕业那年,凭借自己的专业能力,我以电子工程师的身份入职了深圳的一家半导体分销企业——世平集团,公司现在成了亚太区最大的芯片代理公司——大联大控股集团。那时,和我同进公司的毕业生有来之华东科技大学、浙江大学和北京邮电大学的。能和这些

重点院校的毕业生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我想和在学校时专业上的用心投入息息相关,也许和那次电子设计大赛息息相关。毕业就业,让我体验到了不是一流的大学,也可以做一名“一流”的大学生的愉悦。

人生的每一次第一步,似乎为未来写下了发展起点和轨迹。作为一名电子工程师进入世平集团,似乎为未来的职业发展画下了路径。现在回顾这段经历,它是职场一个良好的开端!世平集团,是一家台湾企业,创始人都是台湾人,企业有较为浓厚的台湾文化,公司代理的产品线非常广,为全球大中型的半导体芯片公司的提供产品研发和生产服务,公司的销售与技术岗的特点较为鲜明。当时,公司流行一句话“世平、世平,见面四瓶!”。这是公司销售岗位中浓厚的喝酒文化!好多销售岗的同事,每天下班后就喝酒,跟客户喝、跟同事喝,喝到宁酊大醉才回家。作为技术岗的工程师的我们,更多地是关注技术能力、关注产品。公司——饭堂——宿舍是每天中三个关键节点。

我加入公司那年,是公司第一年在中国招收大学毕业生,公司给我们分配宿舍,高档小区里一百多平米三房两厅,住我们几个人,除了我来之广东,其余都是省外的同事,华东科技大学的、浙江大学的、北京邮电大学的,毕业的院校明显优于自己。我们几个住在一起、上班在一起,因此结下了很深厚的感情。大家良好的素质和专业水平,都在影响着彼此!这种多元的工作氛围和业务环境,的确让自己学到不少东西,让自己拓宽了视野。直到现在,那时一起进公司的同事身在不同地方,在不同的单位,但是联系从没间断,彼此的交流与鼓励也从没间断。“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这句俗话,在刚毕业那几年,在我身上得到了很大的印证,那几年在这家公司认识的好朋友无疑给后面的职业生涯带来了莫大的帮助。

2007年11月,经朋友介绍,我跳槽去了美国一家半导体芯片公司——LuminaryMicro,开始了我的第二份工作。LuminaryMicro公司是全球第一家采用Arm cortex 做芯片内核的公司。第二年,因为自己的积极表现和扎实的电子技术专业功底,我被选派去了公司在美国的总部——德州Austin学习交流。怀着兴奋的心情踏上了飞往美国的航班!那段美国学习之旅,是自己职业生涯中绚丽的一笔!学习交流期间,感受到美国更为开放的文化、也认识了专业而又颇具个性的美国同事。同时,自己也受到极大的触动!我深深地体会到,想在跨国企业生存,英语是第一大技能!尤其是英语口语!为了能更好地在公司发展!回国之后,我果断地就报读EF 英语培训班!在当时昂贵的学费面前,自己丝毫没有犹豫!因为工作的应用需要,自己学习英语动力十足!在后悔大学期间英语积累不足的同时,自己也是憋足了劲,做工作中边学边用!那几年的努力,没有白费,英语的口头表达和书写能力,到目前还受用不尽!

职场中的变化,给了自己较大进步的机会与空间。一次美国的学习交流机会,让自己体会英语作为一门工具的重要性,也激发自己投入时间和精力学习!后来,公司的变化,也促进自己个人能力的不断提升!

2009年5月,LuminaryMicro公司给TI——德州仪器收购了。对于公司,这是一次巨大的变化!而对于我自己,也是一次巨大变化和严峻考验!TI有六家比较大的代理商,包括我的第一个东家大联大集团,都是我工作中服务的对象。在新公司,我开始了新的工作模式,为了给客户和代理商做培训,解决客户的问题,我几乎跑遍全国大江南北。这段奔波的日子,学到的东西更多是如何为半导体行业中比较顶尖的公司提供优先客户服务,帮客户解解技术难题。而此前的工作,更多的是专业能力维度上的提升。不同维度的任务,不一样的进步。专业能力和客户服务水平的同步提升,让自己在职场的竞争力可能性变得更大。

“外面的世界很大,我想去看看”,我已习惯了在不同环境中调整自己并获得突破!2011年11月,我选择了离开德州仪器,就职于目前仍在职的一家英国公司,作为该公司在中国区的销售总负责人。这是一家多核的单片机芯片公司,规模不大,但是产品非常独特,在一些行业,一些产品有很独特的优势。而自己,看中的是更自由的发挥空间。而作为中国区负责人,对自己能力提出更高的要求。系统性思维、全局观、市场开拓、客户导向的服务能力提升都在牵引自己进步。在工作期间,时而出差英国,给总部汇报工作。而较为庆幸的是,之前专业的积累、客户的积累和英语能力的积累,目前工作的开展比较顺畅。

在电子行业的多年浸泡,让自己对电子行业圈似乎建立了“感情”也产生了依赖,也有更为深刻的认知。借此,也谈谈我对行业的理解。总的来说,电子产业在我们国家占国民经济比重不是很大,尽管在深圳,不少人靠电子元器件发家致富了,但是可能整个中国再也找不到第二个深圳这样的城市,特别是深圳的华强北,可以说是亚太电子元器件和电子产品中心和集散地。从我们平时用的手机,电脑,游戏机,到家电里面所有的电子元件,芯片都可以在这里找得到。就整个产业来讲,我们可以简单的划分为上中下游,上游就是芯片原厂,例如TI德州仪器公司,NXP,高通等。中游就是电子元器件分销代理商,例如大联大,艾睿,安富利等。但是,在这个中游,鱼龙混杂,很多中小型代理商,也有贸易商,或者说是二级分销商等,很多人就是在中间炒货,发家致富。下游是大家所熟悉的电子产品公司,拿元器件来做产品的公司,例如,中兴、华为 、美的、Gree 等等。这些大型电子产品公司基本都从代理商拿货,从代理商或者原厂寻求技术支持。

我们国家在半导体上游还处于追赶美欧的状态,估计落后20年,包括芯片制造技术,芯片设计技术等。但是去年中国成立了半导体创业投资基金,2000多亿的资本去收购海外的先进技术,希望可以让中国技术强国这条路走的更快更稳,中国现在正在经历转型升级,特别需要科技技术人才,我也希望以后有机会给中国的电子业贡献一点微薄的力量。

十来年的职业生涯,母校,是我实现梦想的起点。在深圳这片充满竞争与活力城市中,自己在平淡中不断进步、在进步中不断突破。从买上房子和车子,到建立自己的家庭,当上了爸爸,慢慢地体验人生不同阶段的酸甜苦辣。虽然没有人生的巅峰的体验,但内心还是有一份富足一份从容。

我喜欢在“平淡”中保持进步,在进步中寻求突破;

我喜欢从容与安静,怀念曾经校园的一草一木,喜欢校园的图书馆;

我喜欢从容与安静,享受在周末的午后,端一壶茶,在池塘边,静静地看这过往的行人,涂写自己的心得体会。

我有一个梦想,在接近半百之年,有一天自己重返校园,和大学大多同学一样,站上学校的讲台,去给学生分享专业知识,分享我对职业、对社会、对人生的理解。

为了梦想,我永远走在努力的路上!

发布日期:2017-09-30  点击: